中华企业股票|中华股票资讯网
菜单导航

航天长峰股票淮南矿业“入瓮”芜湖港记

作者: 中华企业股票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26日 19:01:19

时至2012年1月中旬,芜湖港(600575.SH)定增计划仍未获得发审委审核通过。

2011年9月,芜湖港公告拟以8.78元每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71亿股,募集不超过15亿元。而刚以18亿资产换得大股东地位的淮南矿业,将再以现金全额认购此次非公开发行的全部股份。

2011年11月28日,芜湖港公告,增发计划已于10月上报至监管层审批,而至今还在就监管层所提出的意见准备补充材料,由于在要求期限内难以完成有关材料的申报,故提请延期提交有关其豁免要约收购补正材料。

而淮南矿业似已等不及增发案批准,甚至于日前在二级市场中开始增持芜湖港。

2011年12月20日,芜湖港公告淮南矿业委托上海淮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增持芜湖港股份167,292股,并表示在之后12个月内将择机继续在二级市场中增持。

淮南矿业为何如此急迫地大量增持芜湖港股权?

淮南矿业称增持是看好公司未来,但这听起来‘冠冕堂皇”理由后面,有传闻称淮南矿业之所以要绝对控股芜湖港是为其注入煤矿资产而做准备,但该传言则被淮南矿业否认。

而对于之前芜湖港的控股方李非列及其飞尚系而言,表面上看似已萌生退意。但通过调查,李非列及其飞尚系却是最大赢家,其早已设下的一箭双雕之套,或许只待芜湖市经贸委以及其旗下的淮南矿业入瓮。

芜湖港私有化内幕

一切得从2001年说起。

2001年,正是李非列成立飞尚集团的次年,其正准备大展拳脚,到处收购上市资产。而在距离广州约1700公里之外的芜湖,芜湖市经贸委正在为其旗下处于多年亏损的国有企业恒鑫铜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恒鑫集团”)的重组筹谋。

这原本看起来并无交集的两组人物,却因一个关键人物的穿线,开始了其后长达十余年的纠葛,这个关键人物便是李非列远在芜湖的远房亲戚江劲松。

江劲松在得知这一消息后,便透露给李非列。李非列便着手成立组建了芜湖飞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芜湖飞尚”),而芜湖飞尚之后也成为其在芜湖资本运作的重要平台。

工商局资料显示,芜湖飞尚成立于2001年12月26日,当时注册资本为15000万元,其中深圳飞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即飞尚集团)占90%股权,林家平占10%股权。

而就在芜湖飞尚注册成立的第二天,也就是2001年12月27日,芜湖市经贸委持有的恒鑫集团100%国有股股权便悉数转出。一位参与当时改制重组的人士透露,根据股权转让协议,芜湖市经贸委拟将其持有的恒鑫集团100%国有股股权分为50%、30%、20%三部分,分别转让给芜湖飞尚、江劲松、余劲松,转让价格仅分别为5元、3元和2元。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恒鑫集团由国有独资公司变身为合资有限责任公司。而恒鑫集团是鑫科材料控股股东,故李非列及其飞尚集团由此间接控股了鑫科材料,而这也为其日后私有化芜湖港口公司入主芜湖港埋下了伏笔。

“单就当时恒鑫集团的亏损情况,其被以几元钱的象征性价格转让并不奇怪。”上述人士告诉记者,当时恒鑫集团经过接连亏损,在2001年末,其评估的净资产仅为-3.84亿元。表面看来,李非列等人吃了一个大亏,买回了几亿负资产。但此次股权转让并非上述转让协议所述的那样简单。

事实上另一份协议早在股权转让协议签订之前的12月13日便已签订。

上述人士透露,由于恒鑫集团在2001年末净资产为-3.84亿元,为尽快促成重组,芜湖市政府拟以优良资产进行补偿;其中,拟以芜湖造纸网总厂及其拥有的下属公司股权合计4700万净资产以及海峰公司资产(注册资本4000万)进行补偿;此外还拟给予恒鑫集团及其下属公司所得税减免等政策补偿。而飞尚集团在股权过户完成后即注入7000万资金用于偿还债务和安置职工,对恒鑫集团未来业绩也做出了承诺。

但一年后,由于种种原因,芜湖市政府当初允诺的4700万造纸网总厂资产并未兑现,而是将芜湖港口公司作价22603万元列入补偿名单,而后者正是芜湖港的控股股东。

2004年10月18日,芜湖经贸委将持有的芜湖港口公司100%国有股权,转让给芜湖飞尚和当时已被飞尚系控制的鑫科材料,两者受让比例分别为60%、40%。由此,芜湖港口公司持有芜湖港的7212万股,占芜湖港总股本的60.81%,也纳入李非列囊中。

至此,李非列及其飞尚系仅用约3亿多元便一举获得曾隶属于国资旗下的两大集团公司的100%股权和两家上市公司的绝对控股权,此外还获得了芜湖市政府当时给予其相关公司的所得税减免等政策补偿。

淮南矿业控股之殇

时至2009年,芜湖经贸委旗下的淮南矿业开始进驻芜湖港。但没想到的是,此时的芜湖港,已今非昔比。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