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企业股票|中华股票资讯网
菜单导航

发行股票淮南矿业参与定增 三月浮亏近4亿介入芜湖港富了

作者: 中华企业股票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26日 21:14:30

或许从一开始,这就是个错误。

在今年4月12日完成定向增发之后,芜湖港(600575.SH)这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小幅上扬之后便一路走低,而耗资近15亿元参与定增的淮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淮南矿业”)在三个月的时间内就浮亏达3.8亿元。从最初就背上“国有资产流失”的罪名到如今的巨额浮亏,介入芜湖港的重组项目到底该如何评价?而淮南矿业的巨亏又到底富了谁?

三个月浮亏3.8亿

2011年9月,芜湖港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的公告称,公司拟以8.78元/股,向淮南矿业发行1.71亿股,全部由淮南矿业现金认购。预计募集资金不超过15亿元。今年4月16日,淮南矿业认购了这1.71亿股股份。认购之后,淮南矿业持股占比达到41.56%。

2011年芜湖港中报显示,飞尚系及其盟友持有的芜湖港股权比例占到了36.54%,而此时的淮南矿业则只有32.02%。为此,淮南矿业不得不再度认购增发。淮南矿业在获得芜湖港32.02%的股权之后,尽管飞尚集团总裁李非列控制的飞尚系的股权从44%稀释到了30.08%,但是距离芜湖港的第一大股东的位置相差甚少。因此,淮南矿业为了保住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不得不再度动作。

显然这次的认购行为是为了防止之前被逼注入的优质资产流失,而事实证明这一次耗资15亿元的增发认购也让淮南矿业很是受伤。截至本周二收盘,芜湖港报收每股6.58元,相对于淮南矿业认购的每股8.78元下跌了整整2.2元,按此计算,淮南矿业三个月的时间内就浮亏达到3.8亿元。

诡异的停牌时间

早在2008年,淮南矿业就决定进驻芜湖港。

2008年11月,芜湖港与淮南矿业达成重组协议。按照当时的协议,芜湖港采用定向增发的方式向淮南矿业增发不超过1.68亿股,此举之后淮南矿业将持有32.02%的股权从而取代芜湖港口(持股30.08%)成为芜湖港的第一大股东。

值得注意的是,此时的芜湖港股价只有每股2.5元左右。按此计算,淮南矿业所要注入的资产不过4个亿。可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了,在随后的时间内,芜湖港的股价一路飙涨,到最终停牌之时的2009年7月已经飙升至每股13.3元。

为何在这之间近8个月的时间内芜湖港一直未能停牌?《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之前在采访芜湖港与淮南矿业时均未能获得正面回应解释。但有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股价上涨之时本有很多机会停牌,但内部沟通协调上的诸多环节出了问题,以至于股价飞涨,到停牌之时淮南矿业已经骑虎难下。

2009年8月27日,芜湖港董事会通过议案,将以11.11元的价格向淮南矿业定向增发1.676亿股,购买其持有的铁运公司和物流公司100%股权,两项资产估值18.74亿。“事实上淮南矿业原本没打算将如此优质的资产注入,只是停牌之时股价已经太高,不得不将优质资产注入。”上述知情人士称。而此时淮南矿业人士对记者的解释是芜湖港是长江煤炭输出的第一大港,对于淮南矿业未来的煤炭输出有很大的作用。

实际上,记者在淮南矿业采访时了解到,随着煤炭价格的低迷,此次注入芜湖港的资产已然成为目前集团内最优质的资产之一。芜湖港2011年年报显示,公司2011年净利润为3.31亿元,较2010年增长16倍,每股收益由上年0.05元增长到0.32元。这显然可以证明注入的这部分资产是如何优良。

获益匪浅的飞尚系

淮南矿业被骑虎难下注入优质资产,而最大获利者则是李非列控制的飞尚系。

2001年12月26日,芜湖飞尚成立。次日,出现亏损的恒鑫集团将100%的股权分别以每股5元、3元和2元的价格转让给芜湖飞尚50%、江劲松30%、余劲松20%。

飞尚系的进场看起来做了亏本的生意,但是由于恒鑫集团是鑫科材料(600255.SH)的控股股东,因此看似亏本的背后则是两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而且当时的芜湖市经贸委还承诺将尽快以优质资产注入恒鑫集团作为补偿。几经波折之后,芜湖港口在2004年正式被注入恒鑫集团。至此,李非列及其飞尚系仅用约3亿多元便一举获得曾隶属于国资旗下的两大集团公司的100%股权和两家上市公司的绝对控股权。

2009年淮南矿业开始介入芜湖港,而其股价飙升导致淮南矿业骑虎难下的背后推手似乎正是飞尚系。芜湖港2009年年报显示,自然人股东张健大举增持芜湖港股票,同时,自然人赫洪兴、神华期货经纪有限公司和深圳市神华投资有限公司也进入前十大股东名单。而多种迹象表明,这些自然人与神华期货等法人股东跟李非列及其飞尚系渊源深厚。张健、赫洪兴曾多次与飞尚系一起在资本市场合作,新大洲以及云内动力2008年的运作可以佐证,结伴进入结伴消失。而李非列之前任职神华期货总经理助理,盟友关系昭然若揭。

淮南矿业上市再添阴霾

热点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标签